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黄文小说网
2021年3月1日
把灰系列小说全集:乱翁系列小说
2021年3月2日

禁止的爱 善良的小峓子在线、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禁止的爱 善良的小峓子在线 第一章

剑宗地处文心西南之地。

气候冷冽,地域苍辽。

虽然没有雪山上那种凄冷的苦寒,但也是颇为寒冷。

霜意弥漫的仙山之上,白雾朦胧,有苍茫剑气与无尽的剑意笼罩,气象难言,冷漠中有直插苍穹的磅礴之气。

剑宗一直都是剑修们的朝圣之地。

正因为剑宗的存在,剑修杀伐无双之威名才能一直流传。

而今日,剑宗却迎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剑宗宗主离开。

苍岳剑神葬身仙墓。

寒天剑神则人在东山。

剑宗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空虚状态,但正常来说,根本就没有人敢对剑宗有什么想法。

因为剑宗的赤阳灭仙剑阵非常的恐怖,一旦彻底激活,连合体修士都难以抵抗,而且剑宗中仍然有无数强大的剑修。

但这个世界上,总还是有些人是不顾及所谓的十大宗门的。

“嗷呜!~”

寒雾弥漫的空中响起一个贱兮兮的龙吟声。

“剑宗是吧,虽然宝贝肯定没有瑶池盛京仙府那么多,但毕竟是十大宗门,肯定还是有点稀世珍宝的吧。”

“全都给本大爷交出来,不然我可就要灭你剑宗了。”

天空中雷声轰鸣,一阵接一阵,震耳欲聋。

铺天盖地的黑云涌来。

一条百丈白龙的身影在黑云中穿梭,每一片白色龙鳞都散发着极其狰狞的气息,巨大的龙躯若隐若现,压迫力十足。

剑宗震动。

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在剑宗的山门前放肆。

龙族又如何,也不过是妖族一支而已。

况且天空之上的那头白龙气息并不算特别的强大。

“哼,宗主大人与几位剑神虽然不在,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剑宗面前逞威的。”

一位中年剑修率先现身,剑意惊人。

整个人的气息凌冽与不羁。

手持一柄紫色法剑,看起来极为不凡,看得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修士。

此人名为余瀚宫,剑宗洗剑池的长老。

洗剑池乃是剑宗的重地,地位等同于瑶池的仙池,唯有最精锐的弟子才能进入其中,能在其中担任长老,自然实力不凡。

“哈哈哈哈哈,剑宗算的了什么,本大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睥睨天下,笑傲群雄,灭你剑宗不过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天空中白龙的龙吟声呼啸起伏。

剑宗众修士脸都青了。

哪儿来的不知死活的龙族。

区区八品而已,也敢在剑宗面前放肆。

“可笑的虫子。”余瀚宫冷笑一声,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柄剑,人与剑合,化作无上剑气,疾驰而去。

浩大恐怖的紫色剑气迸射而去,仿佛要将白龙身躯斩成两端。

这样的威力,别说八品,就算是是十品妖龙恐怕都挡不住。

轰!

紫光一闪。

随后空中传来哀嚎声。

“啊啊啊,好疼好疼。”

那白龙身躯竟然绽放出灿烂的光芒,随后蒙上了一层如墨般的漆黑,随后硬生生挡下了这一剑,虽然有几片龙鳞被斩碎了,但显然并没有伤及筋骨。

“疼死我了,这群玩剑的果然有两下子,我的逆龙鳞都差点挡不住了。”白龙干嚎着,但语气中满是揶揄。

以他的境界,竟然硬生生挡下了化神剑修的全力一击。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足以自傲了。

余瀚宫眉头紧皱,冷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我吗?”黑云中探出一个硕大的白龙龙头,龙角巍峨,喷气如虹,完美的曲线与冷漠的瞳孔,狰狞万分。

禁止的爱 善良的小峓子在线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禁止的爱 善良的小峓子在线 第三章

凌天与剑圣尊者的战斗自然也被赤血他们感应到了,让后者愤愤不平的是凌天的实力提升速度甚至不比他们这些炼化强大上古神兽本源之力的修士慢多少,最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凌天对上剑圣尊者较为轻松,这让赤血他们有些郁闷或者有些担忧,担忧就算日后宇宙之主给他们下达了任务也不见得能将凌天、小噬击杀或者擒获。

不过聪明如赤血倒也轻松分析出凌天的实力为什么提升这么快,而在看到众人担忧的神色之后他也说出了他们的优势——接下来凌天的实力提升速度会慢一些,而他们因为炼化强大上古神兽的本源之力正处在最后关头所以他们的实力会提升速度更快。

“没错,我们这些人即将完全炼化那些上古神兽的本源血脉之力,甚至我们会感悟所炼化上古神兽的天赋秘术,而这会让

文学

我们的实力大幅度提升,提升幅度要比凌天他们大,没准我们就能赶上并且超越凌天他们了。”破家老幺道,虽然如此说这,不过他也知道他们的实力想要超过凌天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看到众人的神色他也知道他们也不相信这些,所以他语气一转:“纵使我们的实力不能超过凌天他们也能可以达到威胁他的地步,而只要能威胁到他自然就意味着可以对他进行较大的消耗了,这会让剑圣尊者有更大的机会将凌天、那头噬天狼击杀乃至擒获。”

没错,赤血他们正处在炼化强大上古神兽本源之力的最后关头,甚至随时可以感悟那些上古神兽的天赋秘术,而一旦感悟自然会让他们的实力提升一大截,这可是要比凌天的实力提升速度还要快不少的。

想到这些众人都点了点头,他们也知道纵使他们的实力不能赶超凌天也足以威胁到他,如此对上他就能对之造成一些消耗,而这也会给剑圣尊者创造一些机会将凌天、小噬击杀乃至擒获。

“可是就目前看凌天对上剑圣尊者有些轻松啊,更何况随着时间推移凌天的实力还会进一步提升,而剑圣尊者的实力却不会再提升了,如此剑圣尊者更难将凌天擒获、击杀了。”石业沉声道,而他的话也让很多人神色再一次凝重起来。

“是啊,剑圣尊者毕竟是对付凌天的主力,而他不能对凌天造成多少威胁那岂不是……”石梦道,虽然她没有说完,不过众人也都清楚她想说什么,一时间众人的神色变得更加凝重乃至有些难看了。

想想也是,此时凌天对上剑圣尊者尚且可以应对,更不用说日后凌天的实力还会有一些提升了,想到剑圣尊者是对付凌天、小噬的主力,众人自然有些担心了,而后他们齐齐看向赤血等人,那意思不言而喻。

“剑圣尊者是对付凌天他们的主力不假,可是别忘了日后宇宙之主下达任务我们也会参与,而那个时候我们的实力也足以威胁到凌天。”破地率先道:“虽然凌天可以较为轻松应对剑圣尊者的追击,可是他的实力比剑圣尊者弱是不争的事实,再加上我们辅助消耗,凌天定然会比剑圣尊者早一些消耗殆尽,这种情况下我们自然有很大的机会将凌天击杀了。”

“没错。”破家老幺接过话茬:“虽然剑圣尊者对凌天的威胁相对减少了一些,可是我们对凌天的威胁却大大增加了,相对而言凌天的麻烦还会更大一些,因为不出意外下一次宇宙之主下达任务我们中可以有资格参与的会更多,毕竟我们中有很多修士炼化了上古神兽的本源血脉之力,而人数多就意味着对凌天他们的消耗会大大增加。”

“你我也都参与了上一次任务,自然也知道跟凌天他们对战比拼的还是消耗,而我们有了人数优势以及实力比之前提升了更多,如此在消耗战上我们也有了一些优势,相对而言凌天他们的劣势更大,最终我们将他们消耗殆尽继而将他们击杀自然也更有机会一些。”破家老幺补充道。

破家老幺、破地的话让很多人振奋起来,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要跟凌天他们大战一场,而之前的担心、郁闷也都一扫而空。

“不仅仅如此,别忘了凌天身边那头噬天狼的实力提升速度更慢了,毕竟他已经尽数炼化了风云界的本源之力,如此他的实力提升并不大,总之比我们要差太多了。”赤血沉声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还是如之前一样,我们重点对那头噬天狼动手,毕竟他更容易被擒获乃至击杀,而只要能将之击杀或者擒获那么也足够了,这会让凌天他们的实力大幅度削弱,毕竟那头噬天狼几乎是除了凌天之外最强大的战力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