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2021年2月12日
甜宠硕大h,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2021年2月12日

人杂交;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人杂交 第一章

前面的故事,刘备等人再熟悉不过,

虽然跟自己的生平有些出入,虽然这布幔中的“刘备”多有几分懦弱,但看到后世人还是颇为推崇自己,刘备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用手掌缓缓地拍着大腿,慢慢颔首叫好。

“那么,天命是从哪里开始改变的呢?”

诸葛亮之前就听刘禅说过,关羽在水淹七军之后会遭到重大打击以至于丢掉荆州,想必那天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走向不可扭转之时。

刘禅点点头,颇为不情愿地切换剧集,进入了吕蒙白衣渡江的内容。

当看到剧中关羽水淹七军,形势一片大好,可偏偏在此时吕蒙率众偷袭,大汉的形势急转直下以至于濒临瓦解,刘备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名震天下武艺冠绝当代的关羽遭小人偷袭,败走麦城,尤能喊出“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而糜芳、傅士仁背叛,刘封、孟达作壁上观,坚持不肯救援,

刘备更是急火上头,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腰间的长剑出鞘,大喝道:

“贼子尔敢!

谁敢伤我兄弟!”

这代入感也太强了……

诸葛亮和法正赶紧上前拉住刘备,

刘备这才怔了怔,看着剧中的演员在悲壮的乐声中落幕,不甘心地缓缓坐下。

“这就是……天命?”他嚅嗫道。

不止。

待刘备看到张飞死于小人之手,季汉倾国东征,却又在陆逊的火攻下全军覆没的悲壮场面时,饶是这个老人久经沙场,见过无数的杀戮和死亡,还是忍不住连声哀叹:

“别放了,别放了,关上,快关上!”

谁愿意看着自己的事业灰飞烟灭。

谁愿意看着自己的理想化为乌有。

虽然白布投影出来的人物跟自己长得截然不同,但伴随着悲壮的乐声,刘备早就深深陷入其中,他似乎能感觉到剧中人物的喜怒悲欢,也能体会到那股壮志未酬的英雄豪迈。

天命中的大汉居然是这样……

本来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为什么造化弄人,为什么会给自己希望,又瞬间将其彻底破灭。

一瞬间,刘备感觉胸口疼得厉害,

他相信,天命中的自己在经历兄弟惨死、理想破灭之后一定时日无多。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谁会继续高举大汉的旗帜,跟强敌凶贼继续斗争下去。

他把目光缓缓投向一脸凝重的诸葛亮。

如果天命中的大汉变成了这副模样,我和云长、翼德都去了,也只有孔明能率领众人继续作战,只是……

苦了孔明了。

“父亲莫要担忧,天命已经改变,现在的大汉,再不会是天命中的模样了。”刘禅关上投影仪,抓住父亲的手诚恳地道。

刘备怔怔的看着刘禅,许久说不出话来。

又过了片刻,他缓缓起身,拉起儿子,用力攥住刘禅的双手,一双眸子老泪横流。

“阿斗啊,为父无能,能扭转天命,多亏了你了。”

怪不得云长不愿回来,

他一定是对这天命中的故事有所预感,连自己这个做大哥的都承受不住,

若是云长看到历史上的自己居然被小人背叛葬送好局,一定会……非常难受吧。

君臣一时相对无言,

沉默了许久,刘备才缓缓叹息道:

“继续放吧!”

“父亲?”

“放心吧,我能撑得住。

我想看看,这天下最终如何!”

刘禅点点头,又打开投影仪,从白帝托孤开始播放。

一连三天,刘备君臣四人除了吃饭睡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看后面的内容。

孙尚香看着刘备一脸悲痛万分的模样,也意识到天命中的大汉结局一定不算美好。

还好,自己没有因为好奇去欣赏天命……

老不读三国。

一把年纪的人看着年轻时自己金戈铁马,挥斥方遒,可年长后英雄迟暮,壮志难酬,拼尽全力也无法实现胸中抱负,明明为理想拼死战斗却被后人骂成野心家、伪君子,这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

刘备看到剧中的自己白帝托孤,大汉人才凋零,不禁悲从中来,好几次忍不住流下眼泪。

可看到诸葛亮拼尽全力再兴大军,为匡扶汉室拼死一搏,他又忍不住的坐直身子,直到秋风五丈原,一生为大汉拼命的诸葛亮念着“悠悠苍天,何薄于我”,羽毛扇慢慢坠地,刘备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诸葛亮也哭成了泪人,虽然剧集还有不少,但他知道,自己死了,一切终究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孔明,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

若不是我葬送了那数万大军,若不是我……”

“陛下!”诸葛亮哽咽着拜在刘备面前,叹息道:

“臣自夸本事高强,却不能兴复汉室,救万民于水火,是臣……对不住陛下啊!”

诸葛亮的忠心,刘备从没有一刻怀疑过,

在白帝城的最后时刻,也是他将一切托付给了诸葛亮,才为大汉争取了最后的年岁。

刘备对诸葛亮竭尽信任,而诸葛亮也用自己的生命回报了刘备的信任,

两人并不是结拜的兄弟,却早就超出了一般的君臣之谊。

不只是他们……

这个被蔑称为蜀国的割据朝廷居然出了一大群像诸葛亮这样公而忘私,为了理想而拼死战斗的英雄豪杰,也难怪后世千年,这个寻常的乱世也会被众人牢牢铭记,代代传颂。

果然如诸葛亮所料,诸葛亮死后,继承他遗志仍在北伐居然是从曹魏投降而来的姜维。

刘备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支持着这个小将为了兴复大汉坚持作战,从青葱少年变得两鬓霜白,仍然不肯放弃。

“这个孩子……”

姜维的战法并不高明,甚至有些愚蠢,

朝中的奸佞肆虐,剧中的刘禅昏聩无能,只有姜维在不断的尝试尝试,希望能为大汉寻找那一点点的生机。

就像一只扑火的飞蛾,

或者没有遇到诸葛亮时候的刘备。

只可惜姜维的身边没有关张,

想必,天命中的他应该非常孤独。

刘禅看到自己“投降”的场面,本能的低头咬紧牙关,生怕刘备一个大耳瓜子抽过来。

可刘备、诸葛亮、法正三人都是呆呆地看着幕布,居然都没心情管他,刘禅这才好好松了口气。

故事的最后,季汉灭亡,

为大汉献出一切的姜维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仍想与强敌同归于尽,他高呼“我计不成,乃天命”,最后一剑刺穿自己的身体,刘备也像被利剑刺中一般向后摔倒,好在刘禅和法正眼疾手快,将他搀扶起来。

悲壮的结束曲响起,属于大汉的时代结束,

看着最后的天命居然落在了司马懿的孙子身上,刘备也只能连连苦笑。

全剧唯一没有束发的司马炎登场时,刘备亲自动手关掉了投影仪。

众人也不知道如何消化这种超时代的恐怖内容,许久之后,刘备才嚅嗫道:

“想不到,最后得天下的居然会是司马家……”

这也太扯淡了。

群雄奋战多年,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这天命,还真是无常。

好在,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啊。

尽管诸葛亮已经能感觉到昊天上帝应该就是千年后之人,但想想千年后的人能跟此时沟通,本来就已经非常神异。

他非常高情商地表达了对昊天上帝的敬畏,他本来想问问身边人的命运走向,可现在的天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想来众人的走向也跟历史上截然不同。

阿斗既然知道天命,我好像也没有必要知道的太多了。

想来,丁奉、石苞和我那侄儿在历史上也一定大大有名,这次北上,正是他们建功立业的机会。

既然天命已经改变,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走好自己的路。

这一次,绝不能输。

法正在剧中早早挂掉,

他这些天看的非常憋屈,一直感慨自己这一身本事得不到施展。

见全剧终于结束,他忍不住道:

人杂交 第二章

“你们想去墨门的总坛是没办法,可是他师傅可以来见你们,至于见了之后结果如何,那就要看矩子的意思了。”尸子简单的说道。

“多谢尸子了。”甘宏拱手行礼。

“别客气了,吃了你那么长时间的饭,总

文学

要做些事情不是。”尸子嘴角挂着一丝微笑说道。

尸子从房门出来之后,朱施厚也从房内走了出来,出来之后,他扔给甘宏一个黑木做的令牌。

“把这个令牌送到大梁的荆家,然后告诉我师父我在哪,我

文学

师父自然会找来。”朱施厚冷冷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朱兄在我府里委屈几日了。”甘宏忙不迭把令牌抱到怀中,然后给了赢虔。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这个时候已经是盛夏时节了。

甘宏站在府中的池塘旁边,看着黑林和朱施厚在比剑。

只见黑林一个箭步,举着木剑朝朱施厚刺去,朱施厚面对着来剑,丝毫不慌,身子轻灵的往旁边一闪,就和黑林的木剑错身而过。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反转木剑,朝着黑林的脖子抹去。

黑林看到朱施厚的木剑朝着自己脖子袭来,嘴角闪过了一丝微笑,突然往地上一滚,躲过了朱施厚的木剑。

然后,两人双剑相交,木剑顿时经受不住他们两个的巨力,碎成了两段。

“看来用木剑我们的剑法是分不出胜负了。”朱施厚看着断成两段的木剑,遗憾的说道。

“就算是生死相搏,我们胜负也只是五五之数。”黑林毫不犹豫的说道。

通过这几天的剑术较量,黑林已经摸透了朱施厚的剑术底子。

朱施厚的剑术出自墨家,以厚重为主,虽然比起黑林的剑法来失之轻灵,可是也得其厚重。

这样说,黑林的剑法或许能够在朱施厚的身上划上很多道伤痕,可是朱施厚只要划上黑林一道,黑林就受不了了。

所以,黑林和朱施厚如果生死相搏的话,他们的胜负决定于是黑林在朱施厚身上划的伤痕多还是朱施厚能够看准时机,刺出那致命的一剑。

“好了,你们也累了,来喝点水。”甘宏看到他们结束了,就端了一碗水过去,给他们二人一人一碗。

黑林和朱施厚接过了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看门人走了进来。

“公子,大良造府来人了。”那个看门人说道。

“哦,大良造府来人,快请。”甘宏一挥手说道。

很快,看门人就把大良造府的人带了进来,甘宏一看,来人居然是田常。

“田常见过甘大夫。”田常先是朝着甘宏施了一礼。

“田常啊,大良造府有什么事情?”甘宏问田常。

“是这样的,大良造到河西去了,临走时候吩咐,让大夫你主持大良造府的日常事务。”田常躬身说道。

“大良造去河西,到那里做什么?”甘宏问道。

“大良造去河西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看那里吸引魏国平民来我秦国垦荒的情况,二来也看一看我们变法的成果。”田常回答道。

人杂交 第三章

钢铁企业的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的工程。刘瑞华、周数人等人没有建设工业企业的经验,王润民也没有建设工业企业的经验。你

让王润民办一所学校,从幼儿园到研究所,王润民都是信手拈来,原因简单的很,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王润民二十多年的人生,基本上从出生到长大,就在各级学校中打转。到了研究生毕业,也是到了高校里任教。所以对于学校的运转,学科的设置,教师的配备,相关设施的建设,没有一个是王润民没见过没接触过的。

虽然王润民是在国有兵工厂的大环境下长大的,但是1950年前后的时候,是他的祖父辈和父辈们,亲身参与了当时东北老工业基地艰苦卓绝的建设。到他出生的时候,兵工厂已经是全中国甚至是全亚洲也排得上号的企业了,而且这些国有企业也逐渐进入没落时期。

王润民说起国有企业的运转或许可能头头是道,但是具体怎么建设一个重型工业企业,王润民并不知道,他只能求助于21世纪的智囊团。智囊团给出了比较系统具体的建厂流程、设备的采购、厂区的规划,这些都是在21世纪完成的。

那些80后的各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们,对于在1904年的中国建设一个钢铁企业,这种充满科幻风格的条件设定下,干得津津有味。

建设钢铁厂必须具备的前提条件是铁矿资源和煤矿资源。铁矿石是钢铁厂的原材料,而煤焦厂则是为钢铁厂提供炼造钢铁所必须的,燃料和添加材料的。所以在王润民派出的以刘瑞华为首的筹备组织的先期任务,就是根据王润民提供的地图和资料,勘探邯郸附近的铁矿和煤矿,为钢铁厂和煤焦厂选址。

要知道,煤焦厂的建立,不仅仅是为钢铁厂服务的。煤焦化工的副产品就是焦油,建设带有焦油副产品回收的机器炼焦炉,提炼氨、苯等化工副产品,还可以用以制造黄色炸药。这也是为未来的兵工厂建设提供原材料的。

也就是说,一个钢铁厂的建设,要有采矿企业采集铁矿石和煤矿石,又要有煤化企业提供冶炼钢铁需要的煤焦。在建设钢铁厂之前,要有相应的采矿企业和煤焦化工企业建成。这个工作也是相当复杂的。

王润民没有做过相关的工作,他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办法,他只能相信实践出真知这个道理,他把现代智囊团帮助他制定的工作流程全都交给刘瑞华,他选择相信刘瑞华和其他的学生们,让刘瑞华他们自己去摸索了。

刘瑞华有刘瑞华的工作,王润民也有王润民的工作,因为英华大学和它的附属学校都已经走上正轨,王润民除了紧抓组织建设这一条线之外,他也得开始做一些教育事业之外的工作。他回到现代社会为即将开始的工业建设做一些相关的准备工作。

在21世纪,你只要有钱,基本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轻易的做到。商业社会的好处在于,社会上的一切事物,都是按照经济规律进行运作的。王润民根据智囊团的计划,采购了大量的工业设备,这些工业设备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组织进行管理才行。所以,王润民在北方一个不起眼的县城里成立了一个进出口企业,对外宣称是帮助非洲国家进行工业设备采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