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2021年2月12日
短篇合篇500篇,女主到处啪的快穿
2021年2月12日

高H辣肉办公室:年轻漂亮的老师7

高H辣肉办公室 第一章

洪荒历七万一千零六年,楚惜时年二十。

雨花阁时任阁主柳梦杨受邀出席天雷门第十一任掌门的就任大典。

华丽又精美的飞舟载着柳梦杨和他新收入坐下的亲传弟子楚惜时,从雨花阁启程。

柳梦杨隐隐不安,总感觉这一趟会出现什么自己无法掌控的局面。

他回头看了看前几日刚刚行了拜师礼的小徒弟——楚惜时。

不过二十的年纪,楚惜时却已经结丹了。

即使放在整个修真界,都是无可置疑的天才。

除了单火灵根的绝佳根骨,还有不可多得的上佳悟性。

比起他惜年和惜月两个千年前收的大徒弟和二徒弟,惜时实在是太过出色了。

唯一叫柳阁主不放心的,就是楚惜时对女修冷淡的态度。

雨花阁弟子所修功法为阴阳和合功,分上下两部。

上半部分改善身体,筑基炼气,下半部分通过阴阳调和,也就是俗称的双修提升修为。

阴阳和合功所谓阴阳是相对的概念,并不限定一男一女。

让他操心的是,楚惜时对男修也同样冷淡。

所以柳阁主才想借着天雷门举办掌门就任大典,五行宗和自在门都会出席的机会,带楚惜时见见世面。

只要能让楚惜时感兴趣,除了玄真大师姐,他这个当师父的都可以推动一二。

柳阁主忍不住开口叮嘱这个冷冷清清无情无欲的小徒弟:“惜时啊,等会儿到了天雷门,你多注意下其他宗门后辈。唯有一点,见到玄真大师姐,万不可失了分寸。”

楚惜时正把玩着新得的唤天埙。

这唤天埙是雨花阁自创立之初,相传了不知道多少年都不曾认主的上古第一乐器。

唤天埙的认可意味着,若无意外,楚惜时将是雨花阁未来阁主。

楚惜时心不在焉地回道:“师父不必担心。任那玄真大师姐是何等的国色天姿,我只当她是红颜枯骨的幻象考验,必不会失礼。”

雨花阁的双修是为了相互补益共同修炼,但修炼不是为了做那档子事。

因此雨花阁弟子经常要接受幻境考验,以确保不会沉迷于情欲,在修炼阴阳和合功的时候能永远保持神智清明,以免走上歧途。

楚惜时虽年少,却定力十足,且孤高喜洁,至今还未有修士入得了他的眼。

因此他虽然结了丹,却还未修炼过阴阳和合功下半部分最关键的双修功法。

对楚惜时而言,阴阳和合功上半部分的基础引气诀就足够了。

柳梦杨盯着自己的小徒弟看了一眼,揉了揉额角。

不知怎的,他心里那十分的不安,扩大成了十二分。

他打定主意不叫楚惜时往大师姐跟前凑,顺便还打消了要把小徒弟介绍给大师姐的念头。

刚刚及冠的楚惜时,容貌俊美无俦。

上佳的天赋根骨和悟性,加上这俊朗的眉眼、优美的轮廓和健硕的体格,雨花阁内楚惜时所到之处,无论男女弟子,无不春心大动,恨不得把一起修炼的道侣踹了。

柳阁主一顿,他只顾着带楚惜时出来,好叫雨花阁内弟子消停地修炼一阵子。

万一大师姐看上楚惜时呢?

大师姐的要求,他虽然身为雨花阁阁主,也无法拒绝。

那岂不是意外之喜?!

平白长了一辈,似乎也不错。

到时候,嘿嘿,他柳梦杨岂不是能得大师姐叫一声“师父”?

等飞升之后,还不得把雷繁上仙气得吹胡子瞪眼?!

柳阁主在心里胡乱想着,实际上却没有很担心。

大师姐有天雷七星那样出色的师兄们,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看上一个毛头小子?

……

就任典礼后,天雷门还摆了宴席,是人手一份物超所值的所谓“套餐”。

每个人面前都是一荤一素一汤,加上一小碗灵米饭和一小盅灵酒。

虽然大多数修士已经不需要进食,但天雷门出品的灵食灵酒不存在杂质,只有温和的灵力,就连不重口腹之欲的楚惜时都吃了不少。

酒足饭饱之后,就是修士们正式社交的时间了。

柳阁主身边围绕了一群各大宗门长老级修士,楚惜时身边也围上来一群年轻一辈的修士。

楚惜时扫了一眼,言简意赅地粉碎了无数天骄的少女少男心。

“你太丑了。”

“哭起来更丑了。”

“你很烦。”

……

好不容易摆脱了那群天骄,楚惜时溜到一处人少的地方透透气。

他深吸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天雷门的灵气比刚才都要浓郁了许多。

“今日的灵酒不错。”

一道温和的女声响起,楚惜时猛然转身看去。

这么一看,楚惜时整个人都好似被雷电击中一般。

一袭白色衣裙,身姿曼妙,双眸蕴藏着浩瀚星海,浑身散发柔和的光芒。

偏偏那半张脸都被一条轻薄的白纱遮挡,看不真切。

楚惜时觉得自己醉了。

要不然怎么移不开眼、说不出话、控制不住脸上发烫?

这就是他自小做梦,梦境中常见的那个白衣神女啊!

一个身穿天雷门掌门法衣的男修,在旁恭敬说道:“这是符堂的常堂主为您酿制的,您喜欢就好。”

楚惜时总算反应过来了,这不正是这一次宴席的主角,新上任的天雷门掌门吗?

那么这位白衣神女,不就是传说中的玄真大师姐?

楚惜时完全忘记了什么分寸不分寸,只想讨好面前的白衣姑娘。

记得他入道前的国度,男子表达心意,就是要送花。

楚惜时在储物戒里找了又找,终于翻到了一朵九转雪莲花。

这是柳梦杨给他的拜师礼,能够净化孤阳之气。

对他这样迟迟不修阴阳和合功下半部的弟子,有极大的好处。

这时候的楚惜时只觉得晶莹剔透纯净无暇的雪莲,配上白衣神女,再好不过。

“我叫楚惜时,请……请你收下这个!”

林玄真转头看了这个红着脸的俊美少年一眼,果然如柳阁主所说,俊美无俦。

她微微颔首,声音温柔又客气地说道:“多谢。”

随后转头对身旁登记的弟子说道:“雨花阁楚惜时,贺礼,九转雪莲。”

“欸?那个,那个是给——”楚惜时想解释那不是贺礼,突然喉中一紧,便说不出话来了。

“惜时!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你好半天了!过来见过谢长老……”柳梦杨突然现身,把楚惜时拉走了。

高H辣肉办公室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高H辣肉办公室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

文学

,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