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部杂交小说,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2021年2月11日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妈妈的朋友8
2021年2月11日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高H辣肉办公室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你说得对,如此一来,本官有负皇恩,叶天,本官这项上人头暂时寄存在脖子上,等案情水落石出,自然会割下来送给你!”

有了台阶可下的渊理沙也没脸赖在这里,让士兵们带上一干人犯和银元,匆匆离去。

“呸,什么铮臣,我看就是欺世盗名之辈。”

冷笑一声,叶天懒洋洋的说道:“这种人,都能混成帝党的核心人物,这帝党,也不过如此,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睡觉。”

玉鼎县郊外,一起惊天大案成功告破,与此同时,北安真腊边境,一起震惊世人的惨案正在发生。

天刚蒙蒙亮,熟睡的熊木忽然被一声惨叫惊醒,他迅速起身穿好衣服,将耳朵贴在门边仔细聆听,却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有点不对劲。

警惕性极强的熊木心中隐隐觉得不安,往常这个时辰早就听到村子里的鸡鸣声,此刻却出奇的安静,于是熊木小心的将放在门口的柴刀拾起,蹑手蹑脚的准备开门查探一番。

就在他刚刚打开院子大门,一道白光从他眼前闪过,本能驱使他向后连退数步这才刚好躲开迎面而来的夺命连环刀,只见一个未曾识面男子二话不说再次向他发起了攻击。

起先,熊木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中反应过来,只能一边躲避一边勉强反抗,凡是能被他用来当武器的物件都被扔了出去,可那男人依旧像是一头凶猛的狮子一般,想要扑上来将他撕个粉碎。

这个时候,熊木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管邻居要来的黄豆,还有磨制了一半的豆粉,趁那男人没有防备之下,熊木二话没说先抓起一把豆粉洒向男人面部。

那男人光顾着用手阻挡,却没有看到脚下被熊木撒了一地的黄豆,一个不小心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机会来了!

熊木拿起柴刀趁他还没有起身一个腾空飞跨,直接踩在那个男人的胸口,接着右手接过左手的柴刀,从上至下狠狠将刀插进男人的胸膛,一口鲜血咳在他的脸上,男人便一动不动了。

“吓死老子了。”熊木长长的舒了口气,顺便将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他注意到这个人身上的服饰像北安人,心中疑惑北安人为什么会对他痛下杀手呢?自己貌似并没有得罪过他们。

就在熊木困惑不解之时,忽然村子外面传来一声嘶吼,熊木灵活起身行至院门外,只见乌央央一片身着北安服饰的人冲进了他们的村子。

这群人二话不说直接分散冲向旁边的村户家中,尚在熟睡的村民莫名其妙被杀害,他们像是魔鬼一般扫荡着村子,甚至连家畜都不放过。

熊木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提着花白的刀子走进去,然后又提着沾满鲜血的刀子走出来,接着又走入另外一户,忽而听见一声啼哭,短暂的像是幻觉一般又消失了。

双眼噙满泪水的熊木走了出来,心中的愤怒让他忘却了恐惧,他站在自家院子口呼唤村民赶快撤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有不少村民已经料到发生了何事,熊木没有选择逃跑,他站在那里注视着这些大开杀戒的魔鬼。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第1021章神秘的人

那个人被雷云峰问的有些不自在,扫了一眼站在雷云峰身边的苏小嫚和韩妮娜,吞吞吐吐的好像有隐秘不可言说。

“你俩先到外面等我,看住了,不得任何人进来。”

“老大,这个人算个啥,有啥资格把我两人赶出去?”

“韩中校,不是这个人要叫你们出去,是我,难道你没听到吗?你和阿嫚赶紧出去,在外面替我站岗,这是命令。”

韩妮娜不满的拉着苏小嫚走出去,站在门口问苏小嫚:“你说这个人啥来头,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表明身份,我看这里一定有鬼,再说老大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这人趁机……。”

“放心吧,那个人不是坏人,不敢把老大怎么样。”

“阿嫚,听你说话的意思好像认识他,那你说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啥人?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亮明身份?”

“韩姐,你就不要多疑的瞎猜了,等老大出来不就啥都明白了吗?耐心等待,总会有结果。”

苏小嫚虽然对韩妮娜这么说,但她对这个人的身份也感到怀疑,因为她在天亮后再次见到他,好像有一点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更想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雷云峰等苏小嫚和韩妮娜走出去,靠近那人低声说道:“老兄,你怎么会出现在永济城,又怎么被鬼子抓捕投进教堂的地下室,要是不违反你们的纪律可以告诉我吗?”

“雷长官,没想到还是被你认了出来,我这次带着四名兄弟潜入永济城,本来是想与潜伏在城里的人接头,没

文学

想到我们联络站的一个人被抓捕经不起敌人的折磨叛变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事出突然,等我带着兄弟们赶到联络站,谁想掉进敌人提前布下的埋伏,竟然被包围在屋子里。在与敌人展开拼死激战为了掩护其他三名兄弟冲出去,最后弹尽粮绝还没来得及自我解决,就被扑进来的鬼子抓捕。”

“陈兄,你带领四名兄弟冒险潜入被日军刚占领的永济城,是不是要执行特殊任务,可以说你要执行啥任务吗?”

“实际我说出要执行的任务也不怕你,这次带领四名兄弟潜入进城,主要是想通过城里的组织购买一些部队急需的消炎药,可任务没完成还伤亡了三名兄弟,我和小刘又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被捕,要不是你冒险搭救,恐怕……。”

“陈兄过谦了,我俩虽然处于不同阵营,大敌当前能一块儿共同抗日杀鬼子,就通过这,我也应该救你和小刘。”

雷云峰又跟这位自称姓陈的人说了一阵话,不到十五分钟就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站在院子里的苏小嫚和韩妮娜说道:“咱们马上返回队部,我想很快就会得到上峰新的指令。”

走在路上,韩妮娜看雷云峰一点都没有想说那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谁,实在憋不住的问道:“老大,你快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再不说会憋死我的。”

“这么替那人着急呀?告诉你吧,这个人是我带着阿超和阿嫚潜入沁水城,第一个接触的小商人,算他倒霉,被突破永济城的鬼子堵在城里,看他不顺眼就把他和伙计小刘抓了起来,实际是一个受冤枉的老实人。”

“不、不对吧?我跟随猎豹突击队赶到永济城外接应你和阿嫚,可亲眼看到这个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跟小鬼子拼命,看那架势就是一名经过训练的军人,根本就不像是你说的小商人,他一定在骗你。”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你说得对,如此一来,本官有负皇恩,叶天,本官这项上人头暂时寄存在脖子上,等案情水落石出,自然会割下来送给你!”

有了台阶可下的渊理沙也没脸赖在这里,让士兵们带上一干人犯和银元,匆匆离去。

“呸,什么铮臣,我看就是欺世盗名之辈。”

冷笑一声,叶天懒洋洋的说道:“这种人,都能混成帝党的核心人物,这帝党,也不过如此,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睡觉。”

玉鼎县郊外,一起惊天大案成功告破,与此同时,北安真腊边境,一起震惊世人的惨案正在发生。

天刚蒙蒙亮,熟睡的熊木忽然被一声惨叫惊醒,他迅速起身穿好衣服,将耳朵贴在门边仔细聆听,却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有点不对劲。

警惕性极强的熊木心中隐隐觉得不安,往常这个时辰早就听到村子里的鸡鸣声,此刻却出奇的安静,于是熊木小心的将放在门口的柴刀拾起,蹑手蹑脚的准备开门查探一番。

就在他刚刚打开院子大门,一道白光从他眼前闪过,本能驱使他向后连退数步这才刚好躲开迎面而来的夺命连环刀,只见一个未曾识面男子二话不说再次向他发起了攻击。

起先,熊木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中反应过来,只能一边躲避一边勉强反抗,凡是能被他用来当武器的物件都被扔了出去,可那男人依旧像是一头凶猛的狮子一般,想要扑上来将他撕个粉碎。

这个时候,熊木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管邻居要来的黄豆,还有磨制了一半的豆粉,趁那男人没有防备之下,熊木二话没说先抓起一把豆粉洒向男人面部。

那男人光顾着用手阻挡,却没有看到脚下被熊木撒了一地的黄豆,一个不小心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机会来了!

熊木拿起柴刀趁他还没有起身一个腾空飞跨,直接踩在那个男人的胸口,接着右手接过左手的柴刀,从上至下狠狠将刀插进男人的胸膛,一口鲜血咳在他的脸上,男人便一动不动了。

“吓死老子了。”熊木长长的舒了口气,顺便将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他注意到这个人身上的服饰像北安人,心中疑惑北安人为什么会对他痛下杀手呢?自己貌似并没有得罪过他们。

就在熊木困惑不解之时,忽然村子外面传来一声嘶吼,熊木灵活起身行至院门外,只见乌央央一片身着北安服饰的人冲进了他们的村子。

这群人二话不说直接分散冲向旁边的村户家中,尚在熟睡的村民莫名其妙被杀害,他们像是魔鬼一般扫荡着村子,甚至连家畜都不放过。

熊木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提着花白的刀子走进去,然后又提着沾满鲜血的刀子走出来,接着又走入另外一户,忽而听见一声啼哭,短暂的像是幻觉一般又消失了。

双眼噙满泪水的熊木走了出来,心中的愤怒让他忘却了恐惧,他站在自家院子口呼唤村民赶快撤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有不少村民已经料到发生了何事

文学

,熊木没有选择逃跑,他站在那里注视着这些大开杀戒的魔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