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好荡h,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2021年2月11日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床笫之欢
2021年2月11日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一章

晚上,萧元给安宁打电话。

他和安宁聊起萧玉蓉的事情。

对于这个妹妹,萧元心情也很复杂的。

真要说起来,是原身放不下这个妹妹。

原身重情重义,又最是心软的,他对于当年的事情心里清楚,但

文学

内心里还是觉得萧玉蓉很可怜,这么些年,一直暗暗照拂。

萧玉蓉和原身也很亲近,有什么事情都会打电话和原身诉说。

原身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其实也很挂念萧玉蓉。

萧元即代替了原身,那就得替原身照顾萧玉蓉。

另外,萧元和原身的想法也很接近,他也觉得萧玉蓉无辜。

如果说当年蒋青没有生下萧玉蓉自是好的,也省了很多麻烦,但孩子生都生了,那就得好好养着。

可因为成人的很多心思以及顾虑,萧玉蓉自小就没有被好好照顾,没有被关爱过,这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现在萧元也不管她,指不定这孩子就走上歪路,一辈子就毁了。

安宁听萧元絮絮叨叨的说萧玉蓉的事情,也给他出主意:“那就想办法把玉蓉的户口迁出来,她不愿意再留在家里,让她来N市也行,别的学校进不来,来我们学校是成的,对了,你不是说你妹妹要到我们学校当老师么,那玉蓉来了也有人照顾,再者,你妹妹不愿意管,这不还有我么。”

萧元听安宁这些话心里就热乎起来。

这么多世了,安宁还是一如即往的为他着想,只要他想办的事情,安宁不管费多少心思都会替他办到,别的不说,单这样的用心就足够让人动容。

“嗯,以后还要靠你。”萧元笑着说:“我们兄妹都要有劳你多照顾了。”

“好说,好说。”安宁笑嘻嘻的答应着:“放心,我会好好罩着你们的。”

萧元又和安宁说了好多话,聊的手机都发烫了,他才依依不舍的挂掉电话。

等了一会儿,萧元又给蒋青打电话。

萧玉蓉的事情,萧元觉得还是告诉蒋青的好,不管她想不想管,都得让她知道。

蒋青这边还没睡下,接到萧元的电话,她还挺高兴的:“阿元,这么晚了有事吗?”

萧元咳了一声:“小姨,你在哪儿?方便说话吗?”

蒋青就知道萧元一定有什么不好让别人听到的话和她说。

她在卧室,她丈夫吕宏达就在她身边,她看了看吕宏达:“方便,你有什么就说吧。”

“是玉蓉的事。”萧元把蒋老太怎么逼着玉蓉去打工的事情说了一遍:“我把她带出来了,她现在应该已经到了N市。”

事情说完了,萧元就等着看蒋青说什么。

他只是如实告之,至于蒋青要怎么做,萧元是不会管的。

她要照顾萧玉蓉也罢,不照顾也罢,萧元都不会怎么着。

毕竟当年的事情萧玉蓉无辜,蒋青更无辜,且蒋青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蒋青沉默了一会儿:“好,我知道了。”

她没说要怎么样,萧元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蒋青挂掉电话之后坐在床上默默流泪,吕宏达过去扶住她肩头:“要不,咱们把孩子接来吧,再怎么说那些事情也怪不到一个孩子头上啊。”

蒋青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她抱着吕宏达的腰哭的悲痛欲绝,渐渐的,她哭的越来越大声,到最后是嚎啕大哭。

吕宏达没有劝,任由蒋青哭的声嘶力竭。

等蒋青哭够了,吕宏达给她拿了纸巾。

蒋青哽咽着擦了擦眼泪鼻涕:“阿元安顿好了就……我也知道她无辜,也觉得她可怜,可我真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我不想见她。”

吕宏达又何尝想见萧玉蓉呢,那孩子就是梗在他们夫妻心头的一根刺。

“这些年我连娘家都不回,我妈还有那个孩子我都不想见,说实在话,不管是蒋家的人还是萧家的人,我都不愿意见,也就是阿元我放心不下,我姐身体一直不是很好,阿元生下来很长时间都是我带着的,我……”

蒋青有些说不下去。

吕宏达长叹一声:“这都是作的什么孽啊。”

蒋青这些年心里煎熬,她真的是很难受的。

害她的人是她的血脉至亲,是她躲都躲不开的。

她想恨,可又不知

文学

道怎么恨,但原谅也是不可能的,她不见那些人,就自我折磨。

吕宏达想到蒋青的遭遇,满心的怜惜,以及对于蒋老太和蒋青姐姐的愤恨。

吕宏达和蒋青初中的时候是同桌,上了高中又是一个班,少年少女很容易处出感情来,两个人也是,后头俩人考大学也是考到了一起。

两个小年轻想的很好,他们都商量好了,大学好好学习,大学毕业之后想办法留在城里,等找到工作就结婚。

只是,两个人都没想到蒋青会遇到那种事情,会遇到那么糟心的自私自利让人恶心的亲人。

蒋青的姐姐蒋红读完高中没考上大学,岁数到了就嫁给萧书岚。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三章

贺星辰跑回房间关上门,刚刚看见的那一幕还在眼前挥之不去。

贺云深平时看着虽然清瘦,但是不穿衣服的时候,居然还有几块若隐若现的腹肌。

她觉得脸有点热,像是一个孩子不小心看见了属于大人的秘密似的。

另一边,贺云深恨不得把这两个傻逼给掐死。

“你们!为什么不跟我说她也在门外?!”

刘经冬和苏易宁并排贴着墙角二而站,委屈巴巴的说:“我们哪儿知道你连衣服都不穿啊?”

“……还好,你还穿了一条内裤。”刘经冬弱弱的补充。

贺云深:“……”

幸好他穿了,不然贺星辰真得被他吓到了。

怀着有些莫名不安的心情,贺星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写了一个下午的数学试卷,写得头晕眼花。

就在她终于放下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的时候,面前的阳台却突然又冒出了一个人影。

尽管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可她还是被吓到了。

当然,这一次贺云深没有给她出声尖叫的机会,直接进来把她嘴巴捂住了。

贺星辰又羞又恼,把他的手掰下来,骂道:“你干嘛突然吓人?神经病吗?!”

贺云深也不因为被她骂而生气,他轻笑了声:“你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了,我今晚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他可能是跟刘经冬他们出去打球刚回来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清爽的水汽和沐浴露的香味,贺星辰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想要跟他保持点儿距离。

“去……去哪里?”

“啧,你怎么又结巴了呢?”贺云深没好气的戳了戳她的额头,“好好说话!”

贺星辰:“……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当天傍晚,天快黑的时候,贺云深以同学生日为借口,带着贺星辰一起出了门。

来到了地方之后,贺星辰才知道,原来贺云深要带她来的地方,是酒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