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2021年2月10日
爹地吃了我吧|床笫之欢
2021年2月10日

乡村乱人伦,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乡村乱人伦 第一章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和合本)

——————————————————————————

房车之内,右手和右腿打了石膏,身上缠了绷带的成默正坐在两具打开的“守护者”的中间,满头大汗的震颤光蛇,利用七罪宗切割着中间那具合金“棺材”。

逼仄幽暗的保险柜房已经被彻底的洗刷干净,没了满地血污,但还能隐约闻到淡淡的血腥气味。安装在顶部的那盏矿灯没有一丝亮光,只有成默手中的七罪宗切割“守护者”所产生的明亮火花,于是成默的影子在铁灰色的铜墙铁壁上忽明忽暗。

红发女郎希施穿着绸缎衬衣紧身牛仔裤,双手抱胸倚在保险柜房的门框处,紧盯着像电焊工一样在工作的成魔,唉声叹气的说:“进度怎么这么慢?都已经三天了,你不是整天在摸鱼吧?”

“要不你来?”成默停下了手中的活,扭头瞥了眼希施面无表情的说,“我在旁边看着,我也不会催你,你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见成默有些不满,希施立刻换了张春光明媚的灿烂笑脸,走到成默的背后又是捶背又是捏肩,用甜腻之极的语气撒娇道:“你又不是不明白人家!我只是想快点拿到那件圣袍,女孩子对漂亮衣服的渴望可是很恐怖的哦!”

“那么老气又丑的衣服,根本不适合女孩子穿。”成默抬手点亮“七罪宗”,继续沿着在“守护者”上画好的线切割。

“守护者”的合金盖板和侧壁之间全是合金锁。成默数过希施的那具,厚重的盖板与四面侧壁之间一共一百八十六根合金锁扣需要切断,除此之外因为采用了无缝工艺,还需要先切开外侧的保护板。

这玩意的结构其实并不复杂,其实就相当于一个钉满了铆钉的棺材,厉害的地方在于合金加工锻造工艺。另外,先要制造它还需要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必须要有“真空感应熔炼炉”,这种熔炼炉主要用来加工卫星、载人航天器以及空间站,全世界目前只有三个国家有。

其中以A国的最为先进,生产出来的铪、氮、碳合金熔点在四千-五千度。

而眼下这种合金明显比铪、氮、碳合金熔点更高,成默并不清楚具体的成分,但他知道这玩意,绝大多数国家根本没办法拆解。如果不是成默有“七罪宗”这种输出强度全看输出功率的神器,就算是知道里面有沙克斯魔神的尸体以及他的乌洛波洛斯——“圣母的悲悯”。

也只能望洋兴叹。

但即便成默有七罪宗,全力输出的情况下,每天也只能切断两到三个锁扣,这还是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的强度下。

说实话成默也想快点,拿不到“圣母的悲悯”他也没有办法离开叙力亚。

希施一副乖巧的模样问:“那你说我是不是配条橘红色的腰带,扎一下会好看一些?”

成默头也不抬的说:“黑色的吧!还配个白色的披肩,在给裙摆那里开个衩……”

希施将手撑在成默的肩膀上,暧昧的说道:“那…..衩得开到…….”她将手指点在成默的大腿上,从膝盖画到了腰间,“……什么位置……老爷才满意啊?”

“其实不用在我这里浪费时间,我不吃这一套,希施。”成默淡淡的说,“答应会给你的,我不会食言。”

希施嘟了下嘴,可怜兮兮的说:“人家还不是有点担心,怕你跟外面的那些渣男一样,玩过了就甩…..一点分手费都舍不得给…..”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切,夜长梦多这种事情谁都怕,所以不用各种催促各种试探,我肯定会尽我所能……..”

“我知道魔神大人您最好了。”

“魔神大人?”

“您杀了沙克斯魔神,当然就继承了他的魔神头衔。”

“可他是雅典娜杀的。”

“贝雷特大人只是杀死了他的载体,但他的本体是被你活活吓死的呀。”

“这个要看经验条才知道。”

希施给成默捏着肩膀,“大人,你要不要收下希施这样能杀人越货,能暖床捶背,还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的手下啊?”顿了一下,她用妩媚极了语调小声说,“我看您贝雷特大人对那事也没什么兴趣,还和您分床睡,您要是有需要,可以找希施啊……希施真的很会,开车都不需要您自己踩油门…..”

“不用!”

“那可不可以把守着我本体的那个老头子换掉?换个漂亮点的姑娘也可以啊!他那眼神想要吃人一样,太吓人了!”

成默心想除了默罕默德·奥维斯还真没有谁能不被希施欺骗,换人是不可能换人的。那天要不是默罕默德·奥维斯先找到希施的本体,说不定最后就是这个女人渔翁得利。可不管他怎么怀疑,希施最后并没有对他们动手,还接住了从空中坠落的雅典娜,他也不能恩将仇报。

可希施实在是太缠人了,他拿这种牛皮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搭理希施,全神贯注的继续用“七罪宗”切开“守护者”,对于他来说,这也是种练习。

希施也不嫌气氛沉闷,就一边给成默捶背捏肩,一边自言自语说她自小身负血海深仇,父母双亡、身世可怜啊……只差“有妹有房”就是标准的日系主角了。

希施说的天花乱坠,成默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反正就任由她胡编乱造,他也不回应。十一点的时候,成默收起“七罪宗”,撑着“守护者”准备起身。

希施也停了手,惊愕的说道:“今天就不干了?”

“今天必须得早点,我要的食材海勒跟我从藜巴嫩弄过来了。”

“真搞不明白您!”希施翻了个白眼,让开身子,不

文学

可思议的说,“您可是堂堂‘瘟疫之主’、沙克斯魔神,干嘛还要亲自动手做午餐?我看雅典娜……贝雷特大人也不挑食,您安排个人去做不就得了?”

成默站了起来,只是勾着唇角笑了下,什么也没有说,就杵着打了石膏的右腿一瘸一拐的向门口走去。虽说他的本体恢复能力也很强,不打石膏问题也不大,但打了石膏复原的速度更快一些。

“您自己也有伤,手也不好使,我看您切个菜都难,干嘛不休息几天?”希施跟在身后假意抱怨道,“贝雷特大人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您……”

成默没好气的说:“好啊!那我也别切守护者了,干脆好好休息算了。”

希施马上装作一脸郁闷的样子闭上了嘴。

成默穿过了房车客厅,原本安装在里面的豪华家具,还有各种电子设备已经全都被拆了下来,就连木地板都没有放过。如今这里只剩下空荡荡的壳子,等成默切开装有沙克斯魔神尸体的“守护者”,这个铁壳子也会被拆掉。

酷儿德人实在是太穷了。

成默沿着专门为他搭建的木质楼梯走下了断裂的房车,向着曾经的寺庙,现在的酷儿德自由军总部的方向走了过去。这辆断裂的房车被拖回了酷儿德自由军的基地,安置在防守最严密的寺庙内广场。无论是广场周围的走廊,还是被改做酷儿德自由军总部的寺庙,二十四小时都有酷儿德军人巡逻。

再加上万分警觉的希施,没有人能悄无声息的将安装在合金保险房内的守护者偷走。

成默在一众卫兵敬仰的注视下,穿过了广场走入了满是枪眼的寺庙,绕过了礼堂走到了最右侧的厨房,海勒和哈立德已经在厨房里等着了。

这几天都是成默在用这间厨房,因此打扫的格外干净,也没有其他人在。此时就只有他们四个人。

还有厨房中间一块盖着白布的箱子状东西。

哈立德瞧了眼成默背后,看到没有人,连忙走上前去将门关上,抹了把额头上汗轻声说道:“全都弄来了。“

“幸苦了。“

希施见哈立德小心谨慎的模样,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这么紧张兮兮的样子?“

“这个……我不好说。“哈立德苦笑道。

“核弹吗?“希施翻了个白眼。

成默走过去揭开白布,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装弹药的绿箱子,他蹲下去打开扣锁。

希施也走到了旁边低头探视。发现里面装的全是华夏厨具、华夏调料和一些普通食材,以及一只洗净宰好的…….还有一套红色封皮的书。她抬起头,百无聊赖的说道:“就这?”

海勒皱起眉头,不爽的说道:“希施小姐,请你小声点。”

希施不以为意的说道:“这有什么好怕的啊?我还……”

海勒打断了希施的话,沉声说道:“这不是怕,是起码的尊重!”

“如果是尊重的话,你干嘛还把这些玩意带进来?”

海勒无言以对,怒目而视,只差拔出手枪来对准希施了。

希施轻蔑的看着海勒,若无其事的站在原地。

成默先将炒锅拿了出来,放在灶台上,随即瞥了眼希施,淡淡的说:“你们要吵架就出去吵,别妨碍我做菜。”

文学

希施再次施展变脸大法,微笑着抬手拍了拍海勒的肩膀说道:“我就和海勒闹着玩呢!”

海勒一把拍开希施的手,“走开,谁和你闹着玩。”

希施也不介意,轻笑了一声,意味深长的说道:“妹妹,就你这种脾气,在里世界活不过一个星期…..”

海勒冷哼了一声,说:“你又有什么了不起?能不能走出这个基地还得……”

“你们两个…..”成默冷声说,“出去…….”

希施可怜兮兮的说:“我错了,大人。我再也不说话了。”

哈立德扯了扯海勒的衣袖,示意要她认错。

海勒咬牙切齿了须臾,还是没有开口认错,但也没有甩手走出厨房。

厨房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成默在水池里清洗锅碗瓢盆和食材的声音。

片刻之后,成默先淘米煮饭。接着开始切菜,将所有要用的菜切好放在盘子里码好。成默将簇新的炒锅烧热,将洗干净的尖椒放在锅里干煸,直到烫起虎皮,拿出来以后再次切片。随后上了油,煎肉,让肥肉把油吐出来,将肉片炒得边缘金黄,再炒了豆豉和蒜片,最后将切片的虎皮辣椒扔进锅里。

顿时整个厨房都弥漫起了可口的香气。

成默将热腾腾的“辣椒炒肉”盛在盘子里用盖子扣上。又动手炒了盘普通的辣子鸡丁、一盘小炒牛肉和一盘手撕卷心菜,便对海勒和哈立德说道:“帮我把菜端上去,等下要不要一起吃,随便你们。”

哈立德笑了笑说:“当然一起吃。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华夏菜呢!上次您弄的岩烧,我现在还记忆尤新…..”

海勒却面色犹豫。

哈立德赶紧拉着海勒走到灶边端菜。

希施看着哈立德和海勒一人端了两个盘子走出厨房,轻轻摇了摇头,小声说:“大人,有意义吗?他们未必能理解您的深意……”

成默端起散着饭香的不锈钢锅,淡淡的说:“我们华夏有句话叫做‘事在人为,休言万般皆是命’,还有一句话叫做‘人定胜天’…..”

希施摇了摇头说:“只有诗人和圣徒才能坚信,在沥青路面上辛勤浇水会培植出百合花来。”

成默走向了门口,在走出厨房门的刹那,他低声说:“我既不是诗人,也不是圣徒,所以我会先把沥青路给刨开……”

———————————————————

成默端着不锈钢锅来到二楼时,海勒和哈立德已经在餐厅摆好了碟子和刀叉,他扫了眼餐桌,觉得自己应该做几双筷子才对,但想到哈立德他们肯定也用不惯,也就作罢。

“温蒂……雅典娜小姐能下床了吗?”哈立德问。

“可以了,但没必要。”成默说,他将不锈钢锅放在桌子上,揭开锅盖,等腾腾的热气散去之后,拿了勺子和一个大盘子,盛了一些白米饭,又舀了些菜在盘子边,最后扣了些辣椒炒肉和汤汁在晶莹剔透的白米饭上,拿起叉子和勺子,说了句“你们先吃”,便端起盘子向着卧室走去。

推开门,雅典娜正靠着枕头,躺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看《蜡笔小新》。她脸色稍显困倦,两片薄唇依旧没有什么血色,看上去稍稍有些萎靡,但看到成默进来,就立刻抬手按了暂停,打起了精神,也不做其他的事,也不说话,就看着成默走近。

“今天的菜特别丰盛,再也不是羊肉了,全是我们华夏菜,有‘辣椒炒肉’、‘辣子鸡丁’、‘小炒牛肉’和‘手撕卷心菜’…..”

等成默走过来,雅典娜拿起了笔记本电脑放到床头柜上。

成默把盘子搁在亲手为雅典娜做的小桌板中间,然后转身去拉窗帘。厚重的深紫色窗帘一拉开,卧室里顿时敞亮了起来。

叙力亚初春的阳光也很明亮,在弥漫着微尘和香气的光照中,脸色惨白一头金发的雅典娜简直就像是吸血鬼那般优雅又脆弱,这叫成默觉得似乎她会被太阳给烧的焦枯。他抓着窗帘的手没有放下,犹豫了一下问:“要不我把窗帘拉上?”

雅典娜稍微眯了下眼睛适应光线,随后摇头说:“不,不用。”

成默“嗯”了一声,走回床边,将手中叉子和勺子递给雅典娜,阳光中她没有血色的薄唇恢复了一些光亮,“‘辣椒炒肉’是我们家乡的名菜,我婶婶做的特别好,我堂姐和堂弟能吃好几碗饭,我小时候不能吃辣,也不能吃太油,就只敢用汤汁拌着米饭吃点肉味,那时候我好羡慕…..”等雅典娜接过叉子和勺子,他说,“那个时候我好羡慕我堂弟,每次想吃什么就会跟婶婶说。我婶婶虽然经常骂他,但我堂弟只要说想吃什么,我婶婶就会为他做什么菜…..”

雅典娜从白云般的被子中直起身子,那团洁白的棉花立刻就滑了下来,露出了她起伏的曲线,清透的白色T恤下,能看到厚厚的绷带,还有令成默面红耳赤的艺术品。

猝不及防之下,成默脸红心跳,连忙转过头。

“怎么了?”

“没什么。”成默将绮丽的画面抛在脑后,暗暗舒了口气,才又说,“把被子稍微往上拉一拉……”

雅典娜低头看了眼,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却也还是听了成默的,将被子拉了上来,她重新拿起搁在盘子边缘的刀叉,说道:“可我的兄弟姐妹,他们的母亲从来不给他们做东西吃,都是给钱或者买东西。”

成默回头说:“我也没有做过有钱人的孩子,但我想大概是因为父母对孩子的希望不一样。对于普通家庭的父母来说,首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长大,那么为他做吃的,就是最深最直接的爱意了。”

雅典娜拿起了叉子,先用叉子插了一块泛着油光的五花肉,放进嘴里,小心翼翼的咀嚼了起来。

见雅典娜表情起了细微的变化,瞳孔微微的扩张了一下,很快又插了一片焦香劲道的五花肉,成默笑着问:“好吃吗?”

雅典娜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满头华丽的金发也跟着乱抖。

成默抬手将她粘在唇边的头发捋到耳后,“和米饭一起吃更香……”

雅典娜看了看沾染了些酱汁的色泽鲜亮的米饭,把手中叉子换成了勺子,她的左手还不能动,因此动作显得很是笨拙。

成默便拿起叉子,帮她把肉片和裹着油汁的米饭拨到了勺子上。

雅典娜举起勺子,稍稍低头将米饭和肉片送进嘴里,闭了下眼睛,她也没有说什么赞美的话,开始在成默的配合下,一连吃了好几口混了肉片或者辣椒的米饭。吃到只有两片肉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默默的将成默拨进勺子里的米饭和肉片送到了成默的嘴边。

“外面还有很多。”成默说。

雅典娜摇头,没有把手收回来。

成默只能探过头,将米饭和肉片吃掉。

等成默完成了吞咽的动作,雅典娜才认真说道:“我们是伙伴,我想和你一起吃。”

成默忍不住调侃道:“不是已经从伙伴升级到了夫妻吗?”

雅典娜不解的问:“是夫妻就不能是伙伴了吗?”

成默眨了眨眼睛,说:“只能选一样。”

乡村乱人伦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乡村乱人伦 第三章

想到这,陆凡突然叫住了龙洛。

一时也来了兴趣。

他想了想,才直接说道:“好,那就让杜家的人进来吧。”

片刻后,龙洛带着杜柏徐徐进了办公室。

关好门后,杜柏才脸色凝重的说道:“陆先生,听说韩玲儿出事了?”

“我想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应该都在网上都听说了吧?”

陆凡对杜柏也没有留半点面子,声音也平淡的很,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直接说你来的目的吧,想要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不能知道的那些事情,你就算是想要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嗯,那是,那是。”

杜柏随即说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我们杜家的少主杜天一,听说韩玲儿小姐重伤未愈,所以想要来帮帮陆先生,或许能够让我们杜家来试试看医治下韩小姐呢?”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呵。”

陆凡摇头冷笑道:

“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医疗团队了吧?那些人都会韩玲儿的病情束手无策,难道你们就能有办法?”

宋威霆找来的医疗团队全部都是国内顶尖的。

而且,还是从各大医院抽调而来,都不是什么简单之辈。

这些人都没有一个好的治疗方案,难道杜家就会有办法吗?

这点,陆凡还是不肯相信。

但是既然见了杜柏,那就是还是对杜家有点希望,可他不能表现出来半点卑微。

杜柏随即说道:“其实这些年来,韩家和杜家争斗了那么久,大家都是有着自己的底牌,而我们杜家也有着不传之秘。”

“不传之秘?”

“对。”杜柏随即解释道:“其实韩家也有,就在韩药的手里吧?据我所知,那老东西的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韩家的秘籍究竟是什么,我们杜家始终都不知道,而我们杜家的秘籍,则是回生三针。”

“继续说。”

听得出来,杜家这次是准备下血本了。

杜柏又说道:“我们杜家的回生三针极其耗费施针者的体能,而且稍有不慎的话,不仅患者会出现问题,而施针者也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甚至对自己有很大的损伤,所以懂得我们回生三针的人,就算是在杜家也是少之又少……”

“那你不是说的废话?”

陆凡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了。

难道要他去找懂得回生三针的人?

他知道的那些人,全部都是功夫的高手,有些是外家,有些则是内家,但就是没有懂得医术的!

何况这还是杜家的不传之秘?

杜柏随即说道;“不,陆先生可能是误会了我的话,虽然这回生三针极其珍贵和难以掌握,但不代表我们杜家就没人懂得!懂得回生三针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网首发www.(xzw).comm./xzw/.com

“你是说,你?”

陆凡半信半疑的看着杜柏。

他之前就知道杜柏声名鹊起,甚至号称是杜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