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2021年2月9日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
2021年2月9日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第一章

此时此刻,已经是石毅与唐古伊交手切磋过后的一个月了,石毅通过与唐古伊的交手,更进一步刺激激发了真灵九变功法,觉醒狴犴真灵本命神通·明察秋毫!

因此,而近乎于自身无损的,完美接下绝灭斩,完胜击败本身实力也已经达到半神后期的唐古伊。

白鬼、暗血,岩石巨人安菲特罗斯当然只是觉得九首大人,实力厉害,各种秘术层出不穷,然而石毅自己却是清楚的,狴犴的本命神通·明察秋毫对于真元法力的消耗倒还不大,但对于神识的消耗速度,却大得非常夸张,若非自身修炼《无形黯灭神识化生术》不断强化神识强度,这项本命神通甚至不可以与其它本命神通一齐催动。

当然,客观上,石毅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神通的厉害,有一句话叫作:“只要全知,既可全能。”

而“明察秋毫”在战斗中的效果,却几乎真的达到了全知二字,若是神识消耗再不大,那可真的就太逆天了。

另一个方面,不仅仅可以对对手使用这项神通而已,对于自身也可以使用,许多原本看上去无解的问题,在狴犴极致深入细致的观察之后,再处理起来就变得易如反掌了,这一个月以来,石毅反复以明察秋毫神通来俯览自身,收益之巨大,远远超乎想象。

“原来,真灵血脉当中本身就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当我将九道真灵之血完全激发之时,就可以顺势冲击修为,凝成九龙返虚元婴,拥有祖龙之力,这种元婴之力,即便是在东方灵域世界,那也是可以横行天下,威压一域的强大力量!”

一直以来,石毅的修炼压力都非常之大,心理压力也非常之大,因为他执掌之石家权柄,甚至掌控着东方科莱顿人的命运,他若是输了,若是战败了,可不像上一世一样,自己一人丧命而已。当然,上一世石毅最后的任务其实也完成了,只是对面玩不起,用导弹轰,因此他死了。

“那么,接下来我最为紧张之事,就是激活狻猊与蛟龙的真灵神通,集齐九龙之力,返归祖龙法力!”

“现在,我反倒不希望冥魔太好杀了,希望,它可以给我足够多的惊喜吧。”

因为被石毅完全镇压慑服,唐古伊几经犹豫之后,最终选择纳头便拜了,通过交手,他基本感受到了石毅的这个人性情如何,再加上感受到了自身与真正强者的差距,因此提出要求,希望可以与石毅一同离去,前往其它世界看一看,见识一下更多的强者。

不过,唐古伊的要求是带走这个世界的两万人,同时攻杀冥魔之后,将它所占据的资源给平民们分掉,当然,这里指的是石毅他们分过之后,带不走的那些。

唐古伊的要求虽然过分,但与其战斗实力相比,就根本不算什么了,白鬼、暗血,岩石巨人安菲特罗斯这些人全部都是支持的,反正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基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然而,石毅对于此却是有一些犹豫的。

第二章

坊间传闻,维克托沉默寡言,举止怪异。

有小孩子闯进他的住所,看到一个戴着铁面具的怪人,正在把钢铁焊进自己的肉里,空气中充满了血肉的焦糊味,但那怪人却一声也没叫,这个场景令那些孩子一闭眼就做噩梦。

也有别的版本,说一个平日里被欺负的小孩子,不小心误入了维克托的居所,没过多久就被放了出来,但是性格大变,把那些想要进去救他的孩子们打了一遍。

除此之外,维克托似乎非常热衷于义体改造和植入,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会惊讶于他的身体改造程度。所有被他动过手术的人,醒来后往往会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多了或者少了一些零件,他们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这令他们感到恐惧。

各种阴谋论应运而生,有人说维克托用劣质的零件替换优质的原件宰客,也有人说维克托在他们的义体里植入可以操控大脑的部件。

但光荣进化教团确实是真实存在的,那群人们把维克托奉为神明,崇尚极致的机械化改造,突破血肉的桎梏。狂热的程度,令人害怕,不敢靠近。

不过卡恩知道,这里面很多都是误会。谣言止步于智者。

就在卡恩在思考要不要把维克托推荐给艾克的时候,布里茨却先开口了。

“需要……义体医生……可以……去找维克托,他能……制造出……全祖安……最好的义肢。”

布里茨说话是断断续续的电流音,一般说一个词就要顿一下。别看它说话功能还未完善,但它却是整个祖安乃至皮城唯一一个有着自主思考的机器人。

它和它那些铁皮同类最大的不同就是觉醒了人工智能,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思考的,而不像别的机器人那样是经过设定好的程度来模拟对答。

卡恩没想到布里茨也会推荐维克托,但只要想一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又觉得这很正常。

因为布里茨就是维克托创造出来的,只不过觉醒的智能只是一个意外。

“维克托医生……”艾克的声音有些迟疑,显然他也听说过维克托这号人,维克托在小孩的圈子里名声不太好,神秘与怪异成为了艾克无法下定决心的原因,他不能把安娜交给一个传闻里没有职业素养的人。

而艾克的这份犹豫则让卡恩打定了注意——他不能让艾克去找维克托。

并不是维克托真如传闻中会对病患做什么,而是他从艾克的犹豫中看出他是不曾见过维克托的。

而维克托和艾克,都是间接直接导致Z形驱动被发明出来的引导者,如果他们之前没有见过面,那么卡恩就不能让他见面,得让一切保持现状,这样Z形驱动才有更大的概率诞生。

想定之后,卡恩伸手按住了艾克的肩膀。

“还是让我来联系皮城的义体医生吧。”

“我担心我没有那个钱……”艾克露出了囊中羞涩的苦笑,他也知道上面的卫生和设备都比下面更好,但价格也贵很多。

“不用担心,义肢的钱我来出就好。回去我先联系医生,等安娜状态好一点我就来接她,这段时间你先照顾好她的情绪,对蒙多的教导也不要落下。”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第三章

季毅立有些大男子主义,认为女人永远是弱小的一方,需要被保护,倪婷婷冲在前面,在他眼里,分明就是去送死。

“我只是去看一下尸体,看看凶手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我是警察,勘察现场是我的责任。”

季毅立眼中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一般女人看到这种场面,不都会恶心呕吐吗?这女人不仅没任何不适,还振振有词,这让他很不理解了。“那你说说,你查到什么了?”

“就是不知道,才要去查啊,把所有的疑点,不清楚的地方查清楚了。”

“……”

倪婷婷甩开季毅立,朝着其中一具尸体走去,季毅立为了倪婷婷的安全考虑,跟过去。

报案的人是李强家的邻居,他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得不清,“我被尿憋醒了,出来上厕所,却突然听到李强家发出惨叫,我当时吓得魂都没了,半夜三更的,突然发出惨叫能不吓人吗?

我赶紧回家,但时候觉得越想越不对,我拿着手电筒晃了晃李强家,叫了他几声,但没有人回应,我猜想,如果刚才那声惨叫是他家发出来的,那他家人应该都醒了才对,但是就是没人应我,我就过去看看,他家门没关紧,我推门进去就看到血淋淋的场面啊,我就跑回家报警了。”

当时邻居被吓得屁股尿流,跌跌撞撞跑回家,他害怕因为自己撞见了这一幕,也招来杀生之祸,犹豫了很久才决定报警。

只有把凶手抓了才会安宁,不然从此他就要提心吊胆的担心余下的日子。

法医鉴定尸体后,断定凶器是菜刀这类的刀具,菜刀均砍在尸体的脖子处,几乎是一刀封喉。

可见凶手是多么残忍,对李强一家充满了恨意,唯有杀了李强一家才能泄愤。

警察勘察现场,没有找到李强家的菜刀,凶手估计用的凶器是李强家的,并且杀了人后,带走了凶器。

“凶手可能是本村人,而且还是李强家的熟人。”倪婷婷说。

季毅立挑了下眉,“何以见得?”

“首先,能一刀封喉,必须在李强一家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由此断定,凶手是熟人。其次,现场除了血腥味,还有酒味。”

季毅立猛吸了两口气,他丝毫没闻到酒味,只有血腥味,“你那是狗鼻子吗?这样都能闻到酒味?”

倪婷婷笑了一下,她对这件事不打算解释,去到客厅,季毅立也跟着去,“客厅里有打斗痕迹,碗筷摔在地上,也就是还没来得及收拾,应该是李强和凶手一起喝酒,老人小孩先去睡觉了,李强醉了,凶手就去厨房拿到菜刀,动手杀了李强一家,之后李强的家人听到动静,下楼来看,却一一被凶手杀死。”

季毅立匪夷所思地看着倪婷婷,一个女人见到这种情况没有大喊大叫,没有呕吐不适,反而头脑清醒,分析得这么好,这和他对女人的认知完全不一样。

倪婷婷和季毅立在南井村展开调查,

文学

两人先从左领右舍下手,邻居大妈十分震惊,“李强这人挺老实的,待人也好,但不知道为何就突然被灭门了,这真是可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