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跪趴 强迫 哭 H
2021年2月9日
舒婷1一20全文阅读,淤青 疯子三三
2021年2月9日

调教系,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调教系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调教系 第二章

京师榷货务公廨中。

对辽榷货司提举王斿,恭恭敬敬地将苏颂让至上座,又对余下的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拱手行礼。

前几日,官家身边的亲信都知梁从政,以及王斿的嫡亲舅舅曾布曾枢相,都知会他,根据官家口谕,已赋闲的苏颂苏相公,将带人来与他议事。

王斿今年三十多岁,进士及第后,在京城官场已经摸爬滚打了十来年。

他是王安石的亲侄儿、曾布的亲外甥,算得成色较足的新党子弟,因此元丰年间入仕时,就进了熙丰变法后重获实权的户部。

其后,神宗晏驾,元祐年间,旧党全面起复,王斿因少年时拜苏轼为师,精研蜀学,执掌户部的苏辙对他也并未为难,用了他三两年后,将他荐来了太府寺榷货务。

京师榷货务,可是个肥差。

这个衙门里,甭管提举茶酒香药,还是提举边贸榷场的,经手之事皆能四两拨千斤,每岁年节,不知多少仰仗着朝廷做买卖的商人,来偷偷送礼,试图巴结王提举。

王斿觉得,自己身上有临川王氏、南丰曾氏的家风烙印,又经二苏兄弟调教过,岂能是贪腐之人。银钱绢帛、珍玩玉器,他绝不收受。

偶尔留下些古籍字画,权作与对方赏析赏析,约定过几日便要还回去。

至于最后没还——嗯,那是因为忘了。

曾纬今日,遵了父亲曾布之令,陪同苏颂、引领姚欢和邵清,来与自己这位表兄打交道。

表兄算个能吏,这几年与河北诸州精诚协作,将宋辽榷场管得不错,弄回的银钱不少,弄回的辽布供给殿前司军服,也得了官家的赞誉。

曾纬时常听曾布提起,想到自己总是要进入京城官场的,原本也愿意多向王斿请教请教。

只没料到,却是陪着面前这三个人来。

即使按照父亲的宽慰,吕五娘与苗灵素的古怪案子,官家已不会追究,姚欢此举实际是救了福清公主一命,她能同时在官家与孟皇后那里存了人情,自是一桩好事,但曾纬依然难以完全涤除心头的不快。

欢儿和苏颂、邵清交游,醉心于捣鼓什么胡豆饮子的,也就算了,此番差点连命都搭上……

倘使她已是曾府四房儿媳,太太平平地坐在宅子里,哪至于惹来这些风波?

有些画面,无法很快就从脑海中抹得一干二净。

曾纬此刻见到姚欢明明穿着自己送她的那件薰过婴香的褙子,里头襦裙的领子严严实实地遮到了下巴,他却总想起她衣衫不整地出现在苏颂宅里、又教邵清一把搂住的场景……

曾纬只得不停地默念父亲的话——“先让她将官家叮嘱的事办好,我才好去与官家说你们有情,求官家赐婚”。

上座里,苏颂与王斿寒暄了几句,便进入正题。

苏颂致仕前,出使辽国的经验十分丰富,数次公务途中,亦去看过雄州等地的宋辽边境榷场,因而说的,都是行家话。

王斿知晓官家重视此事,乃与岁币能否回流、商税能否增加有关,自己也是要上劄子、甚至亲临御前算账给官家听的,故而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待苏颂开完了头,邵清说了番客海船自登州入舶胡豆的估计运力和要价,姚欢说了每市斤胡豆烘焙研磨后制得饮子的大致剂量,王斿细忖一番,觉得很可一试。

“按照这位邵郎君所言,生豆没有香料那般娇气,好运一些,应有不少商人愿为之。苏公,在下想来,这胡豆可比照香料,由登州市舶司交割给当地榷货务后,分为两路,一路直接北上河北东路,至雄州等地的榷场。一路则经漕运

文学

往西到开封,由我京师榷货务接收,先将给宫里的留出来,然后分售给商贾去卖。”

调教系 第三章

苏陌彬也笑了,调侃:“你还怕他啊?我可以为你堂堂苏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呢。”

“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少爷您行了吧?”苏戟没好气地回应,一转手腕,把车停在路边,“到了,我的大少爷。”

苏陌彬笑意更甚:“瞧你这德行。”自个儿先下了车,又去另一边替萧璃开了车门,捂住车梁,含笑望着她,“请吧,我的小表妹。”

萧璃伸出手来,将手搭在他的手上,抬首对他一笑,说不尽的妩媚妖娆。

她好像只有在他一个人面前才不会摆出这样…她自己都觉着恶心的嘴脸。

他也笑了,像个翩翩如玉的贵公子,浑没有刚才的不羁无赖。

从某种意义上,他们俩其实是同一种人。

苏戟停了车,也随着他们下来,在他们俩身后跟着,亦步亦趋。

他们之间有着一臂之隔,再没有上车时的牵着手的亲密,规规矩矩到有些刻意。

萧璃往前望了望,这才笑着捅了捅他,顺手将碎发捋到耳后,风情万种:“真还没走。”

他凝神望着她,道:“你还没去,他又怎么敢走?”

“这倒也对。”她依旧噙着笑,“不嘱咐两句,万一我把他的青帮弄垮了可怎么办?”

文学

他也笑了,还是盯着她的侧颜,正午的阳光正好,打在她的脸上,美得太不真实;又因为略略偏头同他讲话的缘故,一半脸隐匿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于是她明明笑得那样开心那样妩媚,他却觉得不是这样的,她丝毫不开心的。

不过装装样子在别人面前逞逞强罢了。

或许…她的父母也在这“别人”的范围之内。

她查觉到他的目光,转过头,整个儿脸都面向了他,因为逆着光,他甚至看不清她的五官和表情,却直觉她的眸子内里有脆弱流动,像只小猫,就连示弱都是骄傲的。

他突然揽过她的肩,亲昵地凑到她的耳边:“何必这样妄自菲薄,你……”他不由顿住,只因眼前的少女突然扑进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揽着他的腰。

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处,他几乎能闻到她发丝的香味,明明是浅浅淡淡的,却让他这般心醉。

她说:“你好久没有这样对我了…表哥…”

这样…是那样?他愣了,几乎是有些手足无措,想要推开她,又怕落得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柄——苏戟可还在后边看着呢。

既然是表兄妹,又装哪门子腔,作哪门子势呢?

纵然…不是亲的呢?

他于是将搭在她腰间的臂膀缓缓收紧。

是了,他确实许久没有主动在外边与她做这样亲密而暧昧的动作了,哪怕只是搭一搭肩,抱一抱呢?

让他堕落一次吧,沉溺一次吧。

再想倒在这一片馨香,醒来也不过一场南柯。

他们终究是陌路人。

萧璃正坐在房间里换衣服。

中午的时候父母见了她和他并肩走来,面上有几分不悦,却碍着他的面子,未有明说,父亲皱了眉望向她,母亲则瞪了她一眼。

他们向来是不待见她的。

而哥哥果然只是嘱托了几句,言下之意不过还是要拜托她多多在几位贵人前周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