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2021年2月9日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2021年2月9日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第一章

战争从来就跟正义无关,正义又或邪恶无非是个帽子,真正的无辜者在战争中被牵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更何况那些老外死得并不算冤,谁让他们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远天远地的来异国他乡掠金。高回报自然会有高风险,现在遇到上了苗朴这个杀神,那也得认命,这也是掠金的一部分遭遇。

硬生生的在一个月内杀回地表,苗朴内心的愤怒还没有得到宣泄,索性他又带着人马扭头又杀回地下。

苗朴先在戊号通道的原外环基地建立了据点,然后在珠链式地域和地下遗迹区域的连接点建立了一个据点,接着又在赝品的丁戊研究所建立了据点,这个据点并非建在赝品的丁戊研究所中,而是在外环隧道的丁字路口大兴土木。

苗朴之所以这么干,并不是为了防守,整个地下遗迹已经被馊成了虫巢,任何地段都可能成为突破口,现有的隧道根本当不得用。没有在赝品丁戊研究所建立据点是因为这里是另一个跟赝品甲号基地类似的区域,通过它可以跟现在被【狼牙小队】全面掌握的,位于神秘空间和神秘通道中的丁戊研究所建立类似跨界点的联系。就像之前他通过赝品甲号基地的指定房间回到甲号基地一样。

【狼牙小队】的据点建设早就形成了一套完善的程序,最初的勘探到设计再到具体施工都有明确的安排,且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实践,建设度快。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人力和物资能量的正常供应上。

人力和物资什么的还好说,可能量运输就比较麻烦了,从白沙沙漠到地下遗迹外环,路途就比较远了。苗朴没有坐等,他打起了遗迹区域摄能植物体系的主意。当初他能力浅薄、眼界也有限,虽然半分析半猜测的猜到了些其中关节却不能借为己用,最多也就是狠狠地抽走一笔能量,然后就被对方掐断了供应。

不过现在就不同了,苗朴实力大涨,技术方面也有大幅度的提高,现在摆明了车马就是要将这个体系占为己有。

这个体系是【守护者】一b的,主要是为了供给活跃在地下遗迹区域衍生怪物的需要,但是面对之前苗朴疯狂的掠夺,【守护者】一系当然宁可毁掉也不会去资敌,所以彻底让这个体系崩溃了。

苗朴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你不要我要,我就是捡破烂的,最会利用废品。”

新的体系,就在原有体系的尸体上建立了起来,甚至直接对崩溃但未死彻底的原有体系进行了改造。

以野生母树体系为主的衍生怪物为此跟苗朴展开了殊死搏斗,但这时苗朴已经拥有了碾压【守护者】的力量,更何况这里大多是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衍生造物,哪怕是全线战争也没有过48小时就彻底结束了。

如今,整个地下外环以及外围区域基本都落到了苗朴的手中。当然,漏洞还是有很多的,【守护者】一系只要想,还是随时可以派遣战力过来,但它们暂时不会那么干,因为整个区域都密布金瓢虫,缺乏突袭的先决条件,来了也只是给苗朴送菜。

到了这个时候,苗朴积攒了很长时间的团队力量也基本耗尽了,被俘的衍生怪物虽然仍旧有大几千,但这部分已经不必急着当作炮灰送上战场了。另外,占领区较多,摊子扑铺的比较大,也分薄了战力。

好在苗朴从一开始就不是以占地盘为第一目的,而是努力强化核心体系,聚集包括技术、能量、物资在内的三大资产。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完毕,重心也离开了危险性较高的神秘空间。到了这时,苗朴可以说是真正的上了轨道,只要不犯大错,想要灭杀已然是不可能了。

苗朴自己也很清楚,现在整个势力最大的软肋就是他,如果能搞定他,【狼牙小队】会立刻从极盛状态转变成虚弱的庞然大物,不敢说任人宰割也是没了支撑和未来。

综上,苗朴现在就不会太过以身犯险,多数就是坐镇后方,只要他不倒【狼牙小队】基本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不论是谁,敢于对他的势力出手,都得掂量掂?事后会遭到怎样的报复。

另外,从理论上讲,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值得苗朴再亲身犯险了。更何况他已经想开了,从今而后,不管是什么事,都可以派代理人搞定。形象点比喻,苗朴现在就是战略武器,当核弹使唤的,但凡动用就是主动攻击或者突然打击,准备充分之下的毁灭性抹杀,这样才有足够的威慑力。

想通了这一点,苗朴直接折返地海中的海岛基地,这里已经被他确认为未来的核心所在,距离哪里都不算远,而且就算神秘世界、地下遗迹,甚至地底世界、地海等全部崩溃,他也能凭借岛上的积蓄开出一条路来重返地面。

至于空间门方面,作为【狼牙小队】至今的一个薄弱环节,苗朴是不会轻易使用的,以免被坑。他很自信的认为,只要他不犯错,不管是什么样的敌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势力不断壮大,哪怕是核弹灭世他也不怕,漫说炸不到他头上,就算能,既然有心将海岛基地作为未来核心,那么自然是要打造的比铁桶还铁桶。

苗朴就此偃旗息鼓,但并不意味着不做事了,他的本尊致力于解决创伤,彻底根除异能带来的隐患,在未来,他的**只需要完成为灵魂服务的载体就可以了,他主要的也是唯一的力量手段将是精神力。

单一的手段容易被克制,但是苗朴还掌握着强大的技术,通过精神力的拓展,异能运用根本不是问题,人工合成的元能虽然不如本体产生的,但同样很有展空间,可以随着技术的提升而提升。

如此一来,苗朴完成了一次彻底的蜕变,就连源文明的异能,也不过是完成这个过程的工具。他不走别家的道路,也就不受该道路的局限,他开了自己的道,而且貌似未来一片宽广。

苗朴在本体完成摒弃源文明对身体产生的负面影响的同时,分身【黑子】可以担当各种工作,利用新的灵魂投影技术,他仍旧可以活跃在一线舞台。而且,现在苗朴可不光就【黑子】一个分身。在之前的一系列攻伐中,他获得了不少自己的克隆体,其残破的躯体如今已经被修复,这样的躯体,由于系出同源,对同一灵魂出的精神力认同度更高。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第二章

对于贝尔提拉女士这位曾经的黑暗女教长在成为一株植物之后性格上越发古怪的变化,巴德这两年早已习惯,联想到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每一个人在过去两年里所面对过的天翻地覆,这些小小的变化也就显得无足轻重起来——自从那位从史诗故事中走出来的传奇英雄揭棺而起,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飞快地改变着,谁也没有例外。

贝尔提拉只不过恰好是其中变化最大的一个罢了。

“生活要有点仪式感么……”他轻轻笑了一下,心情不知何时已经完全轻松下来,“确实像她最近会说出来的话……好吧,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去找她的。”

玛格丽塔将军点了点头,但在转身离开之前,她又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巴德先生——

文学

先擦一下眼睛吧。”

“眼睛……”巴德愣了一下,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略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用手背擦去了脸上已经冷却的冰凉水痕,“谢谢你,将军。”

……

穿过树冠区边缘的繁茂枝丫,穿过由层层叠叠的阔叶形成的“帷幕”和“绿墙”,无需经过巨树外部的连接通道,便可以直接通过树冠内设置的四通八达的管道交通系统抵达这座庞然巨物内部的各处设施——巴德坐在仿佛某种荚囊的半透明“容器”中,沿着半开放式的木质轨道前往贝尔提拉的生化实验室,他探头看向轨道外,而此刻容器正好穿过树冠内部的一片开阔区段,于是某些只有具备特殊通行权限的人员才可以看到的景象便扑面而来,呈现在他眼前。

他看到规模惊人的木质“骨架”支撑起了一个又一个连续的椭球型空间,那些骨架虽为木质,却比钢铁更加坚韧;有同样经过强化的细枝和泛着金属光泽的叶片覆盖在木梁之间,形成了穹顶和壁垒;发光的藤蔓和巨大的、吊灯般的果实从穹顶垂坠而下,让这些“树冠内的洞窟”中灯光明亮,完全不像是被厚达数百米的木头和叶片包裹起来的封闭空间。

而在这一个又一个的空间内部,有大量整齐排列的荚囊被固定在木质结构的壁垒上,纤维管道和神经结构从荚囊延伸出去,在平整坚固的、泛着金属光泽的叶片地面上汇聚起来,并被连接至地面上的一个个“池塘”,那些水池上覆盖着坚韧的透明外壳,其内部的生物质溶液缓缓荡漾。

那些“水池”是贝尔提拉亲手设计的交叉式生物质分裂池,负责为这里的生化工厂提供营养,而那些荚囊中则沉睡着数以千计的、各式各样的胚胎或生物基质,它们中大部分是帝国德鲁伊协会的实验项目,另一些则是国内其他机构的订单,包括人造神经索的单元基质、泛用性的伺服脑以及血浆原样。

随着如今联盟成立,各国之间的联系变得日渐紧密,也有一些来自国外的订单被分配至索林巨树内部的生化工厂,只不过这部分订单如今数量还很少,而且大多都处于“原细胞调整”阶段,还不会被送到这些“演化仓”。

管状轨道从这片空间的上层越过,人员输送容器在管道上轻快飞驰,巴德看到有另外几条管状轨道从其他舱室的方向延伸过来,其内部也运行着快慢不一的容器,有其他部门的同事在容器中注意到了这边,抬手与他打着招呼——巴德刚刚回应,那些容器便被飞快地输送到了其他地方。

“大晚上还加班啊……”巴德摇了摇头,有些同情地说道,而在他眼角的余光中,一截刚刚生成没多久、还在调整阶段的管道正在舱室穹顶慢慢移动,尝试与舱室对面的一处交通接口对接起来,悬挂在附近的一台魔网终端上空投影出了巨大的警告信息:此处交通管正在成长,请勿使用。

在索林地区,许多人都知道这株遮蔽平原的巨树有着极其庞大复杂的内部结构,有着数不清的工厂、实验室、居住区等各种各样的舱室隐藏在她的树干和枝丫,甚至隐藏在她的根须深处,而且每一天这些结构都在变化,在分化、成长、完善成更加不可思议的模样,但几乎没有人能准确完整地搞清楚索林巨树内部的结构,也不知道她下一阶段的成长蓝图是什么模样。

即便整个帝国,能知晓这些秘密的人也寥寥无几,这其中应该包括此地的最高长官玛格丽塔将军,包括帝国德鲁伊协会的会长皮特曼,包括几位大执政官以及帝国的最高元首——但最最了解第一手情况的,毫无疑问只能是这株巨树“本人”,是那位贝尔提拉女士。

巴德精神放松,有些思维发散地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外面的光线暗淡下来,荚囊容器正运行进入一段封闭的“隧道”,容器内部的灯光在稍有延

文学

迟之后自动亮起,那些由发光细胞散发出来的光芒照亮了他略带微笑的面庞,之后又过了一小段时间,荚囊外面再次明亮起来,他抬头看向“窗”外,视线透过由透明胶质外壳构成的“窗户”,看到自己已经抵达一处灯光明亮的室内空间——贝尔提拉女士的实验室到了。

荚囊悄无声息地打开,巴德从里面钻了出来,并轻车熟路地走向实验室深处,在穿过一道“叶门”之后,他看到了实验室的主人——贝尔提拉女士正坐在不远处的一张圆桌旁,她脚下的根须藤蔓以放松的姿态铺散开来,她面前的圆桌上则摆放着一套精美的茶具,此刻那白底金边的细瓷茶杯中正热气缭绕,有茶水的清香飘进巴德的鼻孔。

贝尔提拉很认真地看着茶杯中的液体,大概在巴德到来之前便已经端详了挺长时间,随后她轻轻点了点头,仿佛是对茶香做着肯定,接着伸手端起茶杯,很认真地把水倒在自己头上——巴德进屋之后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景象。

昔日的狼将军大吃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贝尔提拉女士?”

贝尔提拉倒是早已感知到巴德的气息,她不紧不慢地转过头,对访客微微颔首:“你来的比我预料的早了一点——听说你有一封家书,我还以为你至少会因此迟到半个小时以上。”

“额……家书我已经收到了……这不重要,”巴德怔了怔,紧接着便指着贝尔提拉的头顶,“关键是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看不出来么?”贝尔提拉轻轻晃了晃手中已经空掉的茶杯,“我在喝茶。”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第三章

在繁华的都市里,繁忙的交通简直就是标配。

哪怕再高深的科学技术,也架不住人口规模数量的庞大。

走进耀华城,就走进了川流不息的人群当中。

街面上的商业区,开着各式各样的店铺。似乎与地球上的商业区并无什么不同。

如果硬是要说出一两个特色来。

那就是有卖恐龙的,也有卖恐龙蛋的。

大街上的人们就像牵着狗一样的,牵着各式各样不同品种的幼小的恐龙在街上行走,路上的行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从某种意义来说,在这里,恐龙取代了狗狗的身份,成为了人类的伙伴吧!”林晴转头看向刘疯说。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天在悬崖底下,我看到的那头特别大的恐龙,应该也是不会攻击人的吧。”

“那可不好说哦!我一般叫它小灰灰,那可是那一片区域的守护神呢!反正是不会攻击我的了,会不会攻击某人我也说不准呢!”林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似乎是刘疯在摩托车上“安静”地倾听了林晴的心声,也似乎是两个人这一路走来的经历,两人的关系也慢慢熟络起来。

“话说回来,这个反能量装置,现在可以给我解开了吧!”刘疯翻了翻白眼,指着腰上的一根“铁圈圈”,无奈地道。

“好吧,你背过身去。”

“咋地,你准备大庭广众之下换衣服不成?拆个这个东西还要我背过身来?”

“好好说话!你到底还拆不拆了!”林晴假装生气地回应道,做出一言不合就要转身就走的姿态。

“拆!拆!我转,我转过身来还不行嘛。”

“哼!”林晴一声轻哼,似乎用手在刘疯后腰处一抹。

咔擦!

开锁后的装置从刘疯的腰上滑落,林晴将装置拿了过来,折叠收起,收进了一个小小的胶囊状的微型储物装置中。

“好方便的东西啊,这里面有多大的储物空间啊?有点类似修仙小说里的储物戒指。”

“你见过储物戒指?”

“额,没有。”

“那就不要问了。”

“额”刘疯讪讪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行吧!宁是千金大小姐!

咱是平民老板姓,咱惹是惹不起,躲还躲不起嘛。

林晴见到刘疯吃瘪的样子,特别开心。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调戏我了!本小姐可不是吃素的!

两人在大街上闲逛了一阵子,一路无话。

两人继续闲逛,一路无话。

一小时后,两人互相转头,面对面,大眼瞪着小眼,似乎在等待对方先开口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身为男子汉,大丈夫的刘疯,终于开口了。

“你不说话我为什么要说话。”林晴瞪着大大的双眼,那赌气的模样看起来挺怪,嗯,怪可爱的。

好吧,你可爱,你说的都对。

“好吧,我现在说话了,我们现在去哪?”

“凭什么你说话了我就一定要说话?”

“额。”

行吧。

聊天结束。

咳咳,言归正传,见到刘疯一时之间不知所措的样子,林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啦,不逗你玩了!耀华城你主要记住三个地方就好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